植物成为“潮玩”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”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现在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了植物上瘾者,他们可能比你奶奶更懂植物。

2014年,深受潮人喜爱的日本东信花树研究所就把一盆树龄50岁的盆景和30余种花材组成的花束用氦气球升至2.7万米高空;并拿6台 GoPro记录下了植物突破地心引力之后分崩离析的画面,诠释了一些有关生命的哲思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2018年Kim Jones出任Dior男装创意总监的第一场秀,就拿70000朵新鲜玫瑰和牡丹搭建了一个Kaws的鲜花雕塑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街头品牌Supreme特别有名的长寿大碗,就被潮人改造作为展现植物的容器。发到社交平台后,赢得一片赞叹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从妈妈用来泡小油菜心,到表哥结婚放绿箩,再到前两年的多肉,在新新人类群体里最流行的植物是“块根类植物”这类珍奇植物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2020年4月份出版的《BRUTUS 特别编集:新·珍奇植物》展示了这种风潮的狂热:各种块根类植物的特点、样貌和养殖技巧,都被整齐地归纳整理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有趣的是,当代潮人玩植物,玩的从来不是植物本身。

人们会把珍奇植物与花盆、花艺用具视为一个整体,把它们组合起来,成为一个美妙的装饰物或是潮流圈中一个“人无我有”的炫耀品。

日本街头品牌 NEIGHBORHOOD 主理人泷泽伸介和潮流教父藤原浩晒过最多的块根类植物是象牙宫。它是现在块根类植物里卖得最好的品类,它们价格不菲,在Endcall里一般售价在2000元以上,而且基于品相上不封顶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藤原浩和泷泽伸介联合发售的花盆价格,因为其独一无二的潮流属性,原价2000多涨到了现在3万多元。而印有NEIGHBORHOOD的尼龙花盆垫,价格也上涨至了1200元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在中国,观赏植物生意并不是一门小生意。《2019年中国花卉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》中就清晰展现了这个上千亿市场规模的想象力。

在美国,千禧一代更是包揽了当地观赏植物市场三分之一的销售量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数据显示,植物公司电商销量最高的植物,就是带着侘寂味的马醉木与蔷薇果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植物消费之于年轻人,更是一种希望的象征。《经济学人》杂志观察到,在当代年轻人买房困难的大背景下,追逐植物的热潮,就是一种妥协的生活方式。

当你看着这些可爱奇异植物,啧啧称奇的时候,怎么也不会想到:它们背后藏着一座庞大而复杂的跨国黑市。

非洲南部的纳米比亚、南非、马达加斯加,人类已知的三分之二多肉品类在此都有分布。

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,也让这里成为了植物偷盗者的目的地。

盗猎犯是植物黑市的下游,他们喜欢在挖到足够多的珍贵植物之后,再成批脱手给买家。而大多数买家的实际身份是批发商,他们会通过eBay之类的网络电商把这些宝贝发往世界各地的店铺。到了买家手里,它们的价格至少要再增加一倍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当珍奇植物因其独特的外貌,成为了潮流消费中的新热点和炫酷少年的心尖尖,这些植物价格便开始狂飙突进。于是,盗猎植物就成为了非洲南部国家贫苦民众靠山吃山式的赚钱方式,甚至是一种“潮流”。

当珍贵植物成了财富密码,就出现了国际大盗。

2018年10月,三个韩国人开着车,跟美国北加州州立公园盗猎了价值超过60万美元的块根多肉植物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2020年,俩人又在南非偷了价值25万美元的块根多肉植物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由于块根植物的营养集中于肥大的根部之上,所以失去了根的植物也能依靠养分存活一段时间。在植物黑市的交易中,绝大多数的块根植物都会被以“生桩”的形态进行流转售卖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拿现在比较流行的象牙宫举例,同样品相的植物,生熟桩价格差距在千元左右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生熟之间为什么会产生价格差距呢?差距来自于成本。

“死亡率肯定跟种植经验有关,但也跟植物特性相关。比如像象足漆树这个品种,根系特别发达,所以在剪根运输的时候就特别容易伤害到它,在我养殖过程中它的死亡率在8成左右。”

从某种意义而言,购买植物就像是艺术品收藏,每一株形态各异、独一无二的植物都有人愿意为之花一千、一万甚至是更多的钱,把它纳入收藏架中。

小红书数据显示,从今年初开始,“块根植物”的搜索量快速上涨,与去年同期相比,2021年1-7月增长近21倍,在电商平台里,很多块根类植物也已经断货。

3月,美国上了一部名为《Plant Heist》的记录片,专门讲述了当下加州盗掘块根植物的狂潮。

里面特别提到,植物盗猎者连根拔起的不只是植物本身,还有当地的生态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在气候异常和盗猎的影响下,在南非里奇特斯费尔德国家公园中,该地特色植物皮氏芦荟在过去五年消失了近85%。

植物成为“潮玩"的背后,一个环球黑市在成长。

对于很多刚刚入场的消费者来说,相对于花漫长时间等待苗圃中的珍奇植物从一颗种子慢慢长大,他们更希望商家立即给他们一束从原野里挖到的成品。

回归植物黑市,你会发现这又是一个经典困局:一面是靠山吃山的困局,另一面是审美风潮的奥义。

这些植物经过数百万年的进化,适应了在地球上最恶劣的环境。但现在,在潮人时尚追求之下,它们似乎再也无法适应也无法生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