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直播间里,两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孩子在带货。他们用稚嫩的童声熟练地说着推销词,热情地和评论区聊天。

直播间里有几万名观众,有人好奇,怎么直播的是两个孩子?有人以为又是什么压榨未成年人的“造星活动”,义愤填膺地在评论区质问。

此时,田宸光和妻子金娟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解释:不是小孩,已经成年了,是成年人。一边说一边拿出结婚证,摆到镜头前。

他们是一对80后袖珍人夫妻,做淘宝直播带货已经两年了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1982年,田宸光出生在山东淄博的一个小县城。从很小的时候起,他的身高便没有继续增长。小学、初中,甚至到了工作时,田宸光的身高几乎一直没有变化。一米三几的个头,一张长不大的孩子脸,让他感到十分自卑,和别人说话都不敢抬头。

初中毕业后,田宸光在残疾人福利工厂找了份工作。虽然工资不到两千块钱,但有五险一金,堪堪能养活自己。“在那里干活,等着养老就行了。”

但是田宸光是个有追求的人,在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中,他总觉得心里头缺了些什么,“觉得自己的价值没有得到实现”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2008年,田宸光只身一人前往北京闯荡。偌大的北京城里,瘦小的他无亲无故,也没有傍身的技艺,只能去夜场KTV推销酒水和冰激凌维持生计,一个月差不多能赚5000多块钱。后来,他看到袖珍人皮影戏团的招聘广告时,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跑去面试。

“因为我自己本身就挺有表演欲的,而且我个子小,很多活儿都干不了,这个皮影戏还挺适合我的,就去了。”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来到剧场,田宸光发现这里真的都是和他一样的袖珍人,大家虽然矮小,却能够熟练地操纵手中的皮影,演出一幕幕有趣的故事。看到这样的情景,他更加坚定了留下来的决心,并顺利通过了面试,成为剧团的一员。

初学皮影并不简单,哪怕只有一个动作也需要花一整个星期练习,重复又枯燥。但学会的动作越来越多,皮影在自己手下灵活地动起来时,心中油然而生的幸福感和成就感,能将练习的疲倦一并冲散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练习一个月后,他就上台“演”了第一出戏,《仙鹤与乌龟》。虽然作为师弟,他只能演小鱼小虾一类的配角,但上台演出后收获满场掌声,让他感到十分幸福。

“这和在KTV里完全不一样,在KTV里别人买你的东西,可能是因为你长得矮,像小孩,觉得有意思,”他说,“但在剧团演皮影戏,观众给你鼓掌,是因为你演得好,观众肯定你的技艺。这是不一样的。”

当时的皮影戏并不受重视,剧团成员的工资也不高,但是田宸光不仅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价值,还找到了自己的爱情——在师姐的撮合下,他和剧团的师妹金娟谈起了恋爱,并在北京完成了婚礼。

学会皮影戏后,田宸光并不满足。2016年5月,他和金娟离开了北京,回到山东济南,开了一家新剧团,成为了“田团长”。

剧团里有几位曾经从北京剧团辞职的演员,知道他独自开剧团,也跑过来帮忙。田宸光给演员的待遇很高,工资都是行内的“最高标准”。“一般剧团可能就给新演员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,我们这边一上来就是一个月2500。”

但是,剧团成立之初,生意惨淡。为了兑现承诺,他掏出了自己这些年好不容易攒下的家底,发工资、添道具,就连媳妇这些年的积蓄,也被他厚脸皮地要了过来。但是,这点微薄的资金根本支撑不起剧团这么大的开销,演员经常好几个月都拿不到工资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田宸光曾带着剧团成员登上央视《开门大吉》的舞台

起初,田宸光的剧团演出费定得比较高。“毕竟我们已经练了七八年,比较专业,所以收费比较高,”他说,“那些便宜的演得都不专业,但外行人不懂,就图便宜,这也是没办法的。”但作为团长,他必须撑起整个剧团。于是,他调低了演出费,带着剧团四处走穴,这才支撑了下来。

用时间和苦练累积的技艺不会糊弄人。渐渐地,人们认识了这个袖珍人皮影戏团,剧团的演出也慢慢多了起来,就连政府都会请他们去学校演出,给学生们宣传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为了给孩子演好皮影戏,田宸光下了不少功夫:将方言改成普通话,去掉难懂的唱腔,把孩子喜欢的动画片改成皮影戏等等。每当台下的学生报以热烈掌声时,他总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。

剧团名声在外,有不少人找到田宸光,想与他有更多商业上的合作。有家MCN机构,还邀请他成为签约主播,做直播带货。但当时剧团演出十分频繁,他拒绝了邀请,只留了对方的联系方式。

2019年3月,正值演出淡季,这家公司又来找田宸光,“对方特别热情,找了我很多次,我也觉得直播带货挺好的。” 这次他没有拒绝,和金娟一起走进淘宝直播间,成了一对袖珍人夫妇主播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就像回济南开剧团一样,对他而言,直播带货又是一次新的挑战。虽然袖珍人本身具有一定的话题度,但这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热度。“直播间里每天就几十个人,每天涨十几二十几个粉。”

学习皮影戏这几年,曾经不愿和人说话的田宸光,已经积累了不少的自信,也锻炼了自己与人交流的能力。“你都不能想象,原来我都不愿意跟人说话的,现在在直播间里能对着镜头讲个不停。”他也不气馁,有信心把直播做好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小七金娟的淘宝头像

他有时会给观众表演皮影戏,也喜欢在直播间开玩笑讲段子。“在做直播之前,我学了一年的相声,”他说,“还好我学过相声,不然我可能做不了这么好。”

渐渐地,他的直播吸引到了一些观众和粉丝,虽然和经验丰富的专业主播相比还差一些,但热度不低。

就这样,田宸光有演出的时候就去演出,空下来的时候就做主播,生活井井有条,看起来一切都是想象中完美的样子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剧团在政府的组织下位学校表演皮影

2020年初,疫情猝不及防地到来。剧团在春节期间本来要去上海演出,大家对这次新年首演满怀期待,许多演员都没回家过年。但是,演出由于疫情的蔓延而取消,剧场停业,学校停课,商场禁演,随之而来的是长达数月的空窗期。

为了维持剧团运营,田宸光夫妻俩便一心扑到了直播上,2020年6月份,他把剧团的工作暂时交给师弟托管,和金娟一起来了杭州,拥有了专属的直播间,每天晚上都要直播5个小时,之前直播积累了一年多的热度,也终于有了回报,站在直播带货的风口上,夫妻俩成为了知名的袖珍人主播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夫妻俩曾多次作为主播参加淘宝的直播活动

高热度的背后,是对选品质量的坚持。田宸光夫妇主要做的是美食直播带货,两人一般都会在直播间现场品尝,再给观众讲解。

“要是有我们觉得味道一般的东西,我们都会直接告诉观众不要买了,如果是给了坑位费的产品就把坑位费退回去,”他说,“人家来看你直播,本质上还是因为你直播间的产品质量好。”

真心换真心,做了两年多直播,夫妻俩在淘宝拥有43.3万粉丝,直播间里也有不少“常客”。他们经常在评论区和私信中发来鼓励和祝福,田宸光特别感谢这些粉丝朋友们。有一次他没控制住情绪,在直播间发了脾气。下播后,他打开私信,发现有不少粉丝发来了安慰和鼓励的话语,而有的粉丝则建议他不要被负面言论影响情绪,“看到这些,感觉挺温暖的。”他说。

我们可不是小孩子!80后袖珍夫妻靠直播月入十万

田宸光夫妻的淘宝粉丝数已经突破四十万

如今,夫妻俩一个月大概能挣个小十万,剧团也在疫情的严冬中挺了过来,现在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的演出。“这三十多年,感觉自己挺幸运的,”田宸光说,“虽然吃了很多苦,但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,挺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