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
1975年, 一个叫Gary Dahl的美国人,拿着随处可见的普通石头,告诉别人这是pet rock(宠物石,即:可以当宠物的石头。
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
 他还列举了宠物石的好处:宠物石不用人照料;训练宠物石很容易,它们能轻松学会坐下、别动、装死。

 半年时间,他卖了150万块小石头,暴赚600万美元!
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
46年后的今天,一桩看起来更离谱、更暴利的生意,正在席卷全球。 

8月22日,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,花50万美元买下了一张以宠物石为灵感的图。

 这样的图还有99张,除了颜色,每一张都相同。
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9月2日,孙宇晨又宣布自己花了105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6775万元),买了一个微信头像。如果按北京平均房价5万来算,可以买13套100平米的房子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这些事最离谱在于:这些图不是什么大师之作,而且在网上随时都能免费下载。
 
普通人复制+粘贴,立省13套房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买这些看起来毫无价值的图,图什么呢?

让世界首富都眼红的暴利风口

在普通人看起来毫无价值的图,在大佬们眼中却价值不菲。
 
因为那些都是NFT作品。
 
NFT(Non-fungible Token),中文直译是“非同质化代币”,是结合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应用程序。
什么是非同质化代币?
 
在加密领域,这枚比特币和那枚比特币,价值相同,可以互换或替代,叫做“同质化代币”。
 
NFT不一样,每一个NFT都有自己的价值,都是独一无二、不可分割的。就像《清明上河图》和《蒙娜丽莎》,虽然都是纸,都是古董,但各有价值,谁也不能替代谁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所以,数字作品经过NFT化后,就相当于有了唯一的所有权证书。
 
对于花1050万美元买头像的孙宇晨,他可以说:虽然大家都能用这个头像,但我才是真正拥有这个头像的人,我的才是正版。
 
听起来好像还是没什么卵用,然而不断有人杀入NFT市场。
 
推特创始人把他的第一条推特,也是世界上第一条推特,在NFT化后,卖了290万美元。这条推特就五个单词“just setting up my twttr”(刚设置好我的推特),算得上一字千金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前世界首富马斯克也来凑热闹,他表示,自己要发布一首以NFT为主题的歌曲,并将其作为NFT出售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网友脑洞大开,开始套娃:“我要把马斯克那‘我要把这首关于NFT的歌,当成NFT卖掉’的推特截图,当成NFT卖掉 ”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就连日本AV女优,都没能抵制住NFT的诱惑。上原亚衣的3张照片,变NFT后卖了几万美元,比拍戏赚得轻松多了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波多野结衣则玩起了NFT写真盲盒。还是老师傅更会玩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加入,NFT市场越来越火热,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,常人根本无法理解。
 
一名作家为《纽约时报》写了一篇关于NTF的专栏文章,并把这篇文章的图片作为NFT挂到了交易平台,最低价格定在约800美元。
没想到,最终卖了56万美元!他大吃一惊,又写了一篇文章:《为什么会有人花56万美元买我的专栏文章的图片?》。
 
但这还不是真正的疯狂。
 
3月11日,在佳士得拍卖会上,一名叫做Beeple的数字艺术家的NFT作品《每一天:最初的5000天》,从100美元的底价一路拍卖到6934万美元!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《每一天:最初的5000天》
这个价格,比达芬奇、梵高、毕加索等艺术大师的大多数作品都要高得多。
 
然而这个作品,只是一个316MB的JPG文件,里头的每一个像素,都是Beeple创作的一幅图,共有5000幅,每幅都可以在网上免费下载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拍卖结束后,他在推特上难掩激动之情:Holy fuck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 
在这一波波狂热人群的推动下,NFT的影响力和市场规模迅速扩大。
 
据CoinGecko数据显示,目前NFT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00亿美元。

一张随时都能免费下载的图片,凭啥比毕加索的真迹还贵?

 
有些人把NFT比喻为“吹牛的资本”。
 
这个说法不难理解,毕竟买家买了NFT作品,其他人还是可以在网上随时浏览、复制或下载这个作品。
 
对于买家而言,除了向别人吹牛“我确实买了它”,好像真的没什么用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这张谁都能下载的动图,它的NFT卖了58万美元
如果真是这么简单,那么NFT市场恐怕就不会如此火爆了。
 
每一个NFT都是独一无二、不可分割的。而且,数字作品成为NFT后,区块链会将每一次交易、每一个拥有者记录在册,所有人都能查到,现在谁才是这件NFT的拥有者。
 
NFT的这些特性,对买家意味着什么呢?
 
第一,真实性。相比传统作品,NFT的买家永远不用担心会买到赝品或损坏。
 
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曾经被问到:“你觉得墙上挂的这些艺术品,有多少可能是假的?”他回答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 
NFT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,绝对保真。对于习惯和喜欢数字资产的人,肯花钱买数字专辑、游戏装备,没理由拒绝NFT。所以“加密猫”曾红极一时,有人甚至花10万美元购买一只虚拟猫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红极一时的加密猫
如果还是难以理解,那么想想将NFT应用到门票、账单、房产证、身份证上,能确保它们的“真实性”,价值够大了吧?
 
第二,稀缺性。每件作品一经NFT化,就拥有了独一无二的身份。
 
8月28日,NBA球星库里宣布自己花18万美元购买了一件NFT作品——一只“无聊猿”,并换成了头像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很多网友跟风把头像换成了“无聊猿”,调侃说自己省了18万美元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“无聊猿”是无聊猿俱乐部推出的1万只表情阴郁的猿猴NFT作品,库里购买的这只“无聊猿”是稀有物种,眼睛、皮毛等地方的特征很罕见,因此价格不菲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换句话说,不是因为作品是NFT的形式所以才贵,而是因为作品本身有价值。
 
只是NFT化后,确保了作品的稀缺性——网友复制再多“无聊猿”,也威胁不到库里手里正版的“无聊猿”——又给它的价值锦上添花了。
 
为了确保稀缺性,NFT市场还有一些狠操作,比如毁掉实体作品。
 
今年3月8日,著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的作品《白痴》被其持有者烧毁并全程视频直播,然后售卖这幅画的NFT版本,最终卖了约247万元人民币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讽刺的是画作的内容:在一个拍卖场里,有一幅镶框的艺术品,上面写着“我真不敢相信你们这群白痴买了这个玩意儿”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3月25日,在北京798艺术区,国内著名画家冷军的一幅水墨画作品《新竹》也被现场焚烧,并生成NFT版,成了这幅画唯一的原作,最终卖了 40 万元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网友开玩笑说:建议把达芬奇的画烧了,生成NFT。
以如今NFT市场的疯狂状况来看,如果哪个热爱NFT的人手里有达芬奇的画作,说不定真敢烧。

爆火的NFT市场,是不是在割韭菜?

作品拍出6934万美元天价的Beeple,在接受《福克斯》采访时说:NFT的价格绝对是一个泡沫。
 
按常理来说,NFT只是呈现作品的一个载体,决定NFT作品价值的应该是作品本身。就像100块钱,放钱包里和放保险柜里,价值应该是一样的。
 
然而各种无厘头的NFT作品,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高价卖出,如果说没有炒作才是有鬼了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开头提到的石头图,其实在2017年就推出了,当时价值只有几百美元,随后三年只卖出20张石头图。
 
直到今年NFT大火,剩下的80张石头图才被抢购一空,售价翻了成百上千倍。
 
再比如Beeple,他此前只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数字艺术家,在2020年前甚至从没卖出过任何一件作品。
 
对于那次天价拍卖,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:这只能代表NFT艺术处于当前高新鲜度、强新闻性所带来的关注度和稀缺性,并不能代表作者的艺术水准,以及未来其作品市场的可持续性和增值空间。
 
没有Beeple,也会有其他人出现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数字艺术家Beeple
在国内,阿里、腾讯、网易等大厂都开始试水NFT,只是由于政策原因,中国的NFT市场远不如国外火热。
 
即便如此,还是能看到炒作NFT的行为。
 
6月23日,支付宝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、《刺客伍六七》推出了4款NFT付款码皮肤,上线即售罄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虽然支付宝强调“用户不得将NFT数字作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”,但是原价9.9元的NFT付款码皮肤,很快就有人在咸鱼上以最低500元最高10万元的价格回收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但是,炒作的人未必能笑到最后。
 
《纽约客》的专栏作家James Surowiecki表示,在这波NFT热潮里,最终的真正赢家很可能不是在NFT领域里投机的人,而是为投机交易提供服务的公司和技术服务方。
 
在NFT的交易中,普遍会用到区块链平台“以太坊”的以太币。仅仅一个“加密朋克”项目,1万个像素图像,就让以太币火上了天。
 
8月2日,其中一个像素图像“加密朋克 3100”成交价42000枚以太币,约合1.086亿美元,成为目前世界上单价最高的NFT作品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价值1亿美元的像素图像
还有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,上个月的销量超过了19亿美元,是今年1月销量的237倍!
 
对于那些投机的人而言,NFT市场的狂欢中其实充满了割韭菜的味道。
 
结语:
 
NFT市场的乱象,当然不能用来否定NFT积极的一面。
 
卖一个头像,赚13套房!今年最疯狂的暴利产品,让首富都眼红
例如对于数字创作者来说,NFT就很有用。
 
他们再也不用担心盗版的问题。发一首新歌,也不用通过唱片公司,省了平台抽成。
 
同时,创作者还可以从每一笔后续的二手交易中抽成,一般是10%的比例,躺赚。
 
上文提到的日本女优上原亚衣的三件NFT作品,有一件卖出了2枚以太币的价格,后来买主开出了240枚以太币的转售价。如果卖出,上原亚衣能获得24枚以太币的版税收益。
 
所以对于NFT,过度推崇或唱衰应该都不可取。
 
和绝大多数技术一样,NFT没有好坏之分。
 
它是风口还是泡沫,只取决于人:是理智多一些,还是疯狂多一些?
 
参考资料:
资本侦探:《马斯克亲自站台的NFT,是新风口还是泡沫?》
深响:《新风口NFT来了!一幅虚拟画卖4.5亿,马斯克亲自站台》
界面新闻:《支付宝发布“NFT”版付款码皮肤,闲鱼炒作后被迅速下架》
差评:《免费图片都能卖到4.5个亿,NFT到底是致富经还是韭菜刀?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