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 

东北大汉高晓东火了!

去年,他卖出了6000多台宠物轮椅,越来越多国外的客户找他下单。迪拜的土豪直接帮他买了机票,邀请他飞到国外,给自己养的老虎做个轮椅。

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15年里,他给7、8万残疾宠物做轮椅,不仅成了当地的“名人”,还成了媒体上的常客。

自打前两年,“东北大汉给残疾宠物做轮椅”的系列报道出来后,他就火了。找他给宠物定制轮椅的人一年多过一年,几十家媒体络绎不绝,都想跟他唠两句,上新闻成了家常便饭。

刚开始记者采访他时,家里的残疾狗正戴着他自己做的宠物轮椅狂奔,是整个小区里最拉风的明星;如今,他自己成了小区里最靓的崽,还有了粉丝。以前邻居跟他打招呼都是问“忙啥呢”,现在他成了大家嘴里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。

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上次记者看到他,他还在“人工抡大锤”敲五金,遇到复杂的轮椅造型,花费时间长,有时候轮椅刚寄出去,宠物就去世了,都没用上。

为了提升工艺,高晓东花几十万元,买了两台车床,研究“模块化”定制,半个小时就能做出来一个轮椅,还说要把这手艺不能断,要传给儿子。

硬件装备升级了,有了数字化,他寻思着,做得越多,得到帮助的残疾动物就越多,能帮一个是一个,“宠物轮椅这东西,估计我得干到死了。”

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高晓东觉得做宠物轮椅,是老天爷赏饭吃。朋友们看着这位40多岁的辽宁大汉,不屑:就这?靠这玩意儿,还能吃饭?

靠做宠物轮椅,发财肯定是没指望了。前几年他媳妇儿想要跑车,高晓东肯定了这个大胆的梦想,但他内心门儿清:卖一个轮椅几百元,一年才卖了20万,“跑车,四个轮的是不可能的”。今年,媳妇的愿望打了折扣,从想要跑车降到了想要越野摩托,他又觉得骑摩托太危险,来了个折上折,最后送了媳妇儿一辆2000多元的电动车。

“没指望靠这手艺发财。”他以前当过兵,退伍后在国企待了段时间,后辞职闯社会,南征北漂,卖过电话卡,想过靠奥运会吉祥物纪念品发财,还应聘过保安,打了几场架,抓过小偷,路见不平也为老乡吼过一声,虽然江湖留名,但都没怎么赚到钱。

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回到老家,他研究起以前在外地见到的、老人自制给瘫痪的狗用的轮椅,开始创业。

那会儿,市场上几乎没人做这个,早期啥也不懂,靠记忆里的模样,依葫芦画瓢自学成才,做出来的轮椅虽然粗糙,用起来蛮溜。渐渐地,找他的人多了,给受伤的猫猫狗狗、兔子山羊做轮椅,有的给年纪大的宠物狗定制轮椅,这些年来,他卖出去了7、8万台轮椅。

退休老夫妻看到年迈的金毛重新站起,开心;后腿肌无力的小狗,靠着轮椅车,成了风一样的汪,主人欣慰。轮椅能让狗狗活得开心,有只狗用了近8年轮椅,生活无忧。前段时间,它的主人定制了一台新的更高级的轮椅,说喜欢看到爱宠继续疯下去。

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15年来,高晓东在老家的院子里,研究材质,设计、升级轮椅,琢磨怎么让残疾宠物活得舒适,连暴脾气都治好了。

年过40,他还去读了大学,目前在当地农业职业技术学院,学习畜牧兽医专业。年少时总觉得外面好,现在,他觉得在家安稳做轮椅,上宠物课程也很幸福。

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最近,他在研究一款宠物床,兴奋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,凌晨三点睡觉,五点就醒了。一醒就站在26层楼的窗户边,美滋滋地看着楼下的风景。微微亮的天色中,一个老奶奶在遛一个老爷爷,老爷爷行走不便,看着让人伤感。

其实伤感事小,恐怖的在后面——老奶奶遛完老爷爷,又开始遛狗。

“做小狗车的那人”!东北大汉靠卖这个逆袭,迪拜土豪请他出山,成媒体常客。

那一刹那,他感受到了岁月无情。宠物会老会残,人也一样,这几年忙于做宠物轮椅,白天要记各种轮椅的尺寸型号,晚上还要出门摆夜市,回来后还要想着做设计、搞创新,记忆力越来越差了,他感概岁月不饶人。

四十不惑的高晓东,开始怕老,“我就想着,有天我老了,腿脚不利索,咋个遛法。”做了那么多年宠物轮椅,帮助小动物在努力好好活着,他想,自己也得好好活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