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一只印满自由女神像的铝制可乐瓶,被扔进垃圾桶,咕咚两声后悄无声息地躺在桶底,等待垃圾车来将它运走。片刻,一只手伸进桶底划拉两下,探到瓶身,迅速将它抓走。

这只可乐瓶的命运,和桶内其他垃圾截然不同。它是可口可乐联名自由女神像的铝制瓶,是只供应庆典现场、庆祝双方125岁生日的限量版。

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有人弃之如敝履,有人视它作珍宝。几年后,这个幸运的空瓶子,穿越大西洋,到了德国,又被小心翼翼地包起来,漂洋过海被卖到了中国广东。

收到瓶子后,陈俊峰把瓶子挂上闲鱼,想炫耀一番。最终扛不住买家的热情,终价一万多元,将瓶子卖给了对方。每年,靠卖铝制可乐瓶,他能进账几十万元。

有人酷爱喝可乐,有人却沉迷于四处搜集可乐瓶子。陈俊峰玩了六年瓶子,他的仓库里,进进出出过上万只空瓶子,至今还摆着2000多个库存。

数量越少,价格越贵

爱喝可乐的人,大多不会花心思研究,手里的可乐瓶是什么材质、出自哪位设计师之手、价值如何,喝完便随手扔了。

但有这么一群人,像收集手办一样,立志集齐市面上不同设计的可乐瓶。这是一个大众想也没想过的圈子。这些人,被称为“可乐玩家”。

“可乐玩家主要分四种:玩铝瓶的、玩玻璃瓶的、玩易拉罐的,还有玩可乐徽章等周边纪念品的。” 陈俊峰是铝瓶玩家。在几种材质的可乐瓶里,铝瓶发行量稀少,所以价格最贵。

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而决定可乐瓶价值的最重要因素,就是发行数量。

玩家收藏的,大多是设计师联名款,还有厂家为某次活动、纪念日、节日推出的限量款。物稀为贵,数量越少的瓶子,关注度越高,价格就噌噌往上涨。

陈俊峰收过两只被命名为“南非Sabco 70 ”的铝瓶,是南非可口可乐为纪念建厂70周年,推出的限量款。空瓶曾被炒到上万元一个,如今热度稍降,但市场价也在大几千元。

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生产国别也是决定价值的因素,比如产自北欧、南美等冷门国家的瓶子,玩家少,价格通常较高。还有些瓶子设计出来,只打了样品,但没有正式上市,只有少量从工厂流出,“这种就算你有钱,也很难买到。”

国内玩家大多是学生和毕业不久的上班族,初接触时,很多人会选择500元以下,款式较多的瓶子。单价1500元以上的瓶子,数量都比较少,也是不容易见到的。

陈俊峰在业余时间,就到处收购、销售铝瓶,属半职业玩家。他仓库里的铝瓶,从几十元到上万元都有。

中国玩家最“壕”

陈俊峰对可乐瓶的兴趣,起源于小时候跟妈妈逛深圳的进口超市,那时候他看到满目琳琅的铝瓶可乐,和家门口小超市卖的可乐不太一样,“外观更好看,容量只有150ml。”

陈俊峰央求妈妈给他买了一瓶,怕破坏开口处,硬是摆在房间里,几年都舍不得喝。

后来每次进口超市上新品,他都要买一瓶回来放着。但超市的款式毕竟有限,集了很多年,他手上也只有几个不同款式的“超市货”。

这和那些专业玩家比起来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2015年,陈俊峰被拉进了可乐玩家俱乐部的群。看到别人晒出满架子的可乐瓶,他馋得不行,开始从专业玩家手里购买。

入手的第一个瓶子,陈俊峰花了48元:天蓝色瓶身,一个蓝眼睛的女生戴着蓝宝石戒指,手拿老版可口可乐,趴在桌上看着镜头微笑。他爱不释手,“设计比超市货出彩,是国内见不到的款式。”

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没过多久,陈俊峰学会了海淘,直接从外国玩家手里淘小众款式。通过FACEBOOK、邮箱、ebay和全球各地的玩家达成意向,然后寄到中国。“想要法国生产的瓶子,就找法国玩家,想要德国的,就去找德国玩家。”

不少外国玩家会定期在ebay拍卖铝瓶,陈俊峰留意过:“出价抢瓶子的,都是中国人,底下留言围观的,都是外国人。”

所以,外国玩家最喜欢和中国人交易,“舍得花钱,喜欢贵的瓶子,交易又干脆果断。”

几年时间,陈俊峰和十几个国家的玩家,都有过交易。有几个国家的玩家,手里多出好瓶子,还会特意给他发邮件,问他要不要。通常情况下,陈俊峰都是要的。

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去年疫情期间,陈俊峰疯狂收购了一波铝瓶。不少国家受疫情影响,经济下滑,很多合作过的玩家联系陈俊峰,想清理手上的可乐瓶。

外国玩家年龄大多在30岁以上,扛着家庭重担。兴趣填不饱肚子,卖瓶子还能养家糊口。所以,陈俊峰大多是有多少收多少,一个意大利玩家,前前后后卖给陈俊峰2000多个瓶子,“出价都比平时便宜不少”。

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有几次,陈俊峰看到别人转发活动现场的网图,可乐瓶被随意扔在地面上,有的还被踩扁了。顿时心疼得不行。“要是有玩家在现场,肯定会捡起来,就算在垃圾桶里也会捞起来。”

收回来的可乐瓶,都是陈俊峰的宝贝,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。有时会碰到没有开封的可乐瓶,就用专业开瓶器,不损害盖子的情况下卸下瓶盖。把可乐倒掉,再擦干净瓶子。

因为收购的瓶子太多,陈俊峰干脆空出一间仓库,专门存放可乐瓶。

有人花十几万买空瓶

6年前,开始玩可乐瓶时,陈俊峰就习惯将手里多出的款式,挂上闲鱼,“卖得掉就当赚了,卖不掉就纯分享。”

没想到,他几乎每年都能卖掉几十万元的可乐瓶。单价从几十元到上万元不等。

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2011年,可口可乐在自由女神像下办了场125岁生日庆典,现场派送自由女神像联名款可乐。没人记得发了多少瓶,但陈俊峰打听到,国内拥有这个瓶子的人,不超过十个。

越是难找,价格就越高。2019年,一个北京人向陈俊峰询问这个瓶子,托他留意,“找到瓶子一定要卖给我!”

对方向他倾诉,“找了两年,还没找到这个瓶子。”他已经集了满柜的可乐瓶,没差多少,就集齐了市面上所有的铝瓶。“全世界只有不到800个款式。”

去年,经常和陈俊峰交易的德国玩家,多出一只自由女神像限量版铝瓶。问陈俊峰要不要,“当然要!”他兴奋极了,甚至不想把它卖出去。收到货之后,架不住北京买家的热情,最终还是以一万多元的价格成人之美了。

这是陈俊峰卖过最贵的瓶子。他手里还有一套,委内瑞拉生产的伦敦奥运主题铝瓶,预计也能卖1万多。

肥宅快乐水里也有爱马仕。倒掉可乐卖瓶子,这位广东小伙一年卖了几十万

更加珍贵的瓶子,远不止这个价。陈俊峰还听说有人花了十几万,从泰国玩家手里买了几只限量铝瓶。“真正的成交价,也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了。”

陈俊峰不喝可乐,他嫌太甜。而在大众的消费趋势下,含糖量太高的可乐,也不如从前受欢迎。市场的压力下,耗材多,对色系、图案的要求高,继而成本高的铝瓶,在欧美大部分国家,已经停产了。“现在只有中国、日本、韩国等少数国家仍在生产铝瓶。”

铝瓶款式不再增加,陈俊峰猜测,以后玩铝瓶的人可能不会变多,有价无市的话,有些玩家会转而玩铝罐。

在闲鱼上,有人组了一个可乐圈子,1.3万人在里面晒自己收藏的可乐瓶。不想看到这个爱好走向没落,铝瓶圈子正在奔走相告。他们也会像玩手办、潮鞋的人一样,把可乐瓶整整齐齐码成一面墙,远看像个自动贩卖机,装着他们的热情和寄托。